全国著名的教育质量一流的"综合性学历+技能教育+国际认证"的职业院校 官方微信| 联系我们
以建立“职教高考”为基础,稳步扩大中职生升本科的计划
2021年09月17日

  今年以来,国家在教育领域出台了多项改革新政,其中新文件关于“职普分流”的话题引起了热议。近年来国家一直在大力鼓励发展职业教育。然而,家长们对于“职普分流”政策却充满忧虑。甚至一些大学的教授也在反对“职普比大体相当”,建议取消初中后的“职普分流”,乃至取消中职,到高中后再分流。家长的忧虑可以理解,但是建议取消中职的专家教授该受批评。

  2019年,国务院发布《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开宗明义指出“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没有职业教育现代化就没有教育现代化”“把职业教育摆在教育改革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中更加突出的位置”。2020年,教育部等九部门发布《职业教育提质培优行动计划(2020—2023年)》,再次表示“坚持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不同类型、同等重要的战略定位”,要“加快构建纵向贯通、横向融通的中国特色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大幅提升新时代职业教育现代化水平和服务能力”。3月份,教育部发布关于做好2021年中等职业学校招生工作的通知,文件里明确指出要“坚持把发展中职教育作为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和建设中国特色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重要基础,保持高中阶段教育职普比大体相当”。

  作为职业教育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的中职不可能取消。而且并不是因为中等职业教育的存在,尤其是普职比大体相当政策使得一半初中毕业生不能升入普通高中。按照多元智能理论,人的智能一般有七种,但不是平均发展的,因此,有的适合今后走学术发展之路,有的适合今后走技术发展之路。如果取消了中等职业教育,所有初中学生,不论其能力特点如何,都只能有一种教育选择,当学生发现这种教育并不适合他时,只能选择早早地离开教育体系,甚至做出极端的举动,这才会给人们带来巨大的教育焦虑以致灾难。而被普通高中淘汰下来的人,进入中职学校,在老师的精心教育下,提高了相应的文化知识,学习和掌握了至少一门技术,拿到了中级工证书,有的还升入专科乃至本科院校继续深造,有了出彩的人生。

  诚然,产业对技术技能人才素质需求的提升,似乎意味着中等职业教育的就业功能已基本完成历史使命,但这不意味着它没有了其他使命,更不能据此就断定我国不再需要中等职业教育。教育的功能不仅仅是传授知识,它还要发展人的道德、审美与实践能力。中等职业教育还有一个重要使命,那就是成为应用型人才培养体系的基础教育。同时,有的技术的学习,要求人在十五六岁肌体柔性的时候,而且时间比较长——五年以上,如果到高中后,肌体不再柔性了,触感不再敏感,学习起来就十分困难。所以,要在最好的年龄学习技术。

  我们当今的职业教育,无论以专科为主的高职,还是中专高中学历为主的中职,都是“兜底的教育”,不能被普高、普通本科院校录取的学生无奈进了中职、高职;前几年,初中毕业生急遽减少,普高规模依然扩大,中职和高职把只要愿意上学、不管中考、高考分数多少都收进去,甚至有的民办高职不择手段抢生源。加上中国自古以来“重知轻术”,所以在大多数人的观念中,职校往往被视为“后进生”和“无法考上高中的学生”不得已选择的道路。那么要改变人们上述观念,职业学校录取还得有门槛,不能因为“兜底”把什么都“兜进来”。职业教育本来应该是学历教育和培训并重的,对于中考、高考分数极低、却有意愿学习技术的学生,可以实施一年左右的职业技能培训。这样可以改变“中职学校是初中失败者的集散地”的片面看法。

  有家长认为实行“职普分流”是教育降级,限制了孩子接受高等教育。现在已经是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社会选人用人对学历要求不断提高,引发人们对学历要求高企——不要说大专不太受欢迎,本科都是起码的,许多本科生就是奔着读研的。所以,这几年,考研的人数都超过100万。要让人们愿意读职业院校,要建立完整的职业教育体系,必须有自己的高考,即职教高考。本文前面提到的几个重要文件都有建立职教高考制度的表述。其实,早在2014年,当时的鲁昕副部长就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就表示,我国即将出台方案,实现两类人才、两种模式高考。第一种高考模式是技术技能人才的高考,考试内容为技能加文化知识;第二种高考模式就是现在的高考,学术型人才的高考。技能型人才的高考和学术型人才的高考分开。在2014年9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提出,2015年通过分类考试录取的学生占高职院校招生总数50%左右,2017年成为招生主渠道。虽然像江苏省,实施职教高考(中职生对口高考)已经有30多年,实施全省统一的“文化素质+职业技能”考试形式也有13年了,但是,因为本科招生计划太少——2004年2005年超过1万,2007年以后悬崖式下跌到5000左右,并没有引起轰动效应。而山东省去年底出台的和教育部共建职业教育高地计划,提出的在2021年面向中职生的本科招生计划要达到1万人,今后逐步增加到7万人,确实引起了轰动,所以,山东省今年的中职招生形势大好,规模超出了计划,基本和普高形成1:1局面。而还有的教育强省,中职规模缩减严重,招生比例不到35%,甚至个别的招生不到10%。

  正像澳门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周忆粟所说的,普职并重,实质上是要建立起两个高考和高教体系。除了普通高教和高考外,还要建立起“职教高考”,通过推动具备条件的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鼓励有条件的普通高校开办应用技术类型专业或课程,采用“文化素质+职业技能”的考试招生办法,来培养职教的本科生,和加强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培养。目前,要让职业教育体现出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要顺应百姓对读中职的子女接受高等教育,特别是职教本科、专业研究生教育的诉求,结束实际上存在的进了中职学校限制了孩子接受高等教育的局面,亟需加快“建立‘职教高考’制度,完善‘文化素质+职业技能’的考试招生办法,提高生源质量”(《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加快让地方本科院校转向应用型大学甚至职业技术大学,要像山东省那样面向中职生本科招生迈出大步子,吸引更多的高分考生自愿读中职,纾解人们的教育焦虑,特别是对“职普分流”、职普比大体相当的非议、非难。

  来源:蒲公英评论网